法官路上的第一次(李婧)
时间:2015/3/11 10:49:27 来源:


       18年前,我作为一名非法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,有幸通过公务员考试加入到法官队伍中,可以说半路出家,完全改行,对法律知识知之甚少,我深感能力的欠缺,担心不能胜任法官工作,是组织和同仁不拘一格给我很多机会历练,使我经历了职业生涯中很多个第一次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做笔录。记得刚分配到业务庭做书记员,庭长就安排我去市公安局拘役所配合法官做减刑、假释案件的调查笔录,由于写字速度不及被调查人员的语速,不能紧跟承办法官的问话节奏,我十分着急,手心直冒汗,法官看到被汗水浸润的笔迹有些模糊的笔录后,宽慰我不要着急,说记录有个慢慢熟练的过程,记录有技巧,不同类型的案件笔录有不同的格式要求。在法官的耐心指导下,我沉着冷静的继续做了随后的几份笔录。自那次以后,庭里的同事并没有因为我记录速度慢,不再给我派工,只要有机会都让我练习做各种笔录。我又通过自考法律业务给自己充电,使自己逐渐适应法院工作,尽可能把当事人的方言土话转换成法言法语详尽的反映到笔录中。经过同事们的帮助和自己不懈努力,自己的记录水平有所提高,适应了书记员的工作,连续两年被评为“优秀书记员”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独立办案。任助理审判员不久,庭长就给我分配了一件案子让我自己独立完成“作业”。看到庭里资深法官办案得心应手,很快审结一起起案件,心里很羡慕,而自己面对厚厚的卷宗材料,却不知从何下手。老法官看我连续数日毫无头绪地翻阅案卷,主动将其办案经验和方法毫不保留的传授给我;告诉我办案要抓住争议焦点,找到案件突破口;法官的工作是良心活,只要把当事人视为亲人,把他们之间的纠纷当作自己的事情来处理,就没有办不好的案件。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在老法官的指引下按部就班完成了询问当事人、组织开庭、制作审理报告、撰写法律文书等工作,当散发着淡淡油墨香的盖有红色法院印章的判决书送送给当事人后,我才着实松了口气,看到第一件作品出炉,心里很有成就感。

       第一次调解案件。那是一件继承纠纷。双方当事人均同意调解,经过几轮磋商,当事人的意见总存在分歧,尽管我好说歹说,说得口干舌燥,当事人仍各执己见,就在我将备放弃调解时,庭长路过我的办公室,大概了解案情后,建议去实地看下被继承财产---房屋的状况。庭长带着我走进三间破旧的土房子,认真核实四至边界后,三言两语切中案件要害。我原以为已经没有调解希望的案件,在庭长的协助下最终使得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的调解意见。临走时,当事人还感激的说:“庭长能亲自看现场,现场办案,我们很感动。”。返回的路上,庭长跟我说,调解案件不是和稀泥,除了要有足够的耐心外,还要把握当事人的心理需求,找到双方的利益平衡点;必要时,要主动从办公室走出去,主动拉近与当事人间的距离,你为当事人着想一分,当事人回敬你十分。

       ……

       经过十几年的历练,我从一个不懂法的黄毛丫头,成长为一名知法、执法的女法官,我自豪的不是曾经审结了多少起案件,调解了多少件案子,制作了多少优秀法律文书,也不是自己曾经立功授奖,而是要感谢曾经给予我帮助的领导和同仁,一句安慰,一句肺腑之言,一条成功的办案经验,都是我成长路上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粮和宝贵财富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寸晖”。作为一名法官,我只能用感恩的心对待每天的工作,用奋斗的精神迎接每一个未知的明天。


(作者单位: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)